中国行政诉讼律师网

便捷导航

点新闻

当前位置 > 行政诉讼  >  环境行政信息详细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市监局不具有查处非法从事期货交易的职权
来源:本站 作者:行政诉讼律师 更新时间:2018-9-3 10:49:54 点击数:

孙艳玲、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工商行政管理(工商)二审行政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7-12-04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粤行终271号
 
广告
一出好戏
作者:黄渤、黄湛中
当当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艳玲,女,1977年4月5日出生,汉族,住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体育西路**号。
法定代表人:凌锋,局长。
原审第三人:广东省贵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软件园高普路****号***室。
法定代表人:王喜明,董事长。
上诉人孙艳玲因诉被上诉人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下称省工商局)、原审第三人广东省贵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下称省贵金属交易中心)不履行法定职责纠纷一案,不服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作出的(2016)粤71行初42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10月12日,省工商局收到孙艳玲提交的日期为2015年10月5日的《举报广贵中心及86号会员单位广东恒鑫贵金属有限公司涉嫌非法经营罪、非法期货交易活动和诈骗》的投诉材料,举报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广东恒鑫贵金属公司、上海金汇信息系统有限公司、业务员杜天明、黄卫雄、业务员某女。因孙艳玲与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及86号会员单位广东恒鑫贵金属公司在交易过程中发生亏损,省贵金属交易中心与广东恒鑫贵金属公司、上海金汇信息系统有限公司存在非法经营和非法组织期货交易活动、期货欺诈,要求:“1、根据新消法的规定,责令被举报人退回其损失74000元,增加三倍赔偿金222000元,因其精神和健康受损,要求赔偿140600元,合计436600元。2、请工商局向证监会发认定函,认定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广东恒鑫贵金属公司为非法期货交易。3、调查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及广东恒鑫公司从事的电子现货交易本质,并冻结其公司账户。调取交易软件后台数据、调取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及广东恒鑫开业以来的银行流水,核查涉嫌洗钱罪、非法经营罪、挪用资金罪线索,严肃查处其违法犯罪行为,并按照法律程序,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4、依法取缔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及广东恒鑫公司,已达到触犯刑律标准,提请公安机关介入调查。5、上海金汇信息系统有限公司及业务员杜天明(不知真伪)、黄卫雄(不知真伪)、业务员某女(不告知姓名)行为已达到触犯刑律标准,提请公安机关介入调查。6、请将结果给予书面回执或回复。”2015年10月19日,省工商局将孙艳玲的投诉以信访转办单的形式转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处理,并告知了孙艳玲。2016年1月8日,省工商局作出《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孙艳玲举报广贵中心等单位非法经营的复函》,内容为:“我局不属于期货交易监督管理的行业审批和主管部门,建议你向行业审批和主管部门举报。”
孙艳玲不服上述复函,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行政诉讼,请求:判令省工商局查处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及其86号会员单位广东恒鑫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非法经营、非法期货交易以及欺诈行为。
另查明:省工商局2015年7月3日收到孙艳玲提交的日期为2015年6月27日的投诉材料,投诉广州恒鑫贵金属投资公司诈骗其投资贵金属银和原油的行为。2015年7月22日,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向孙艳玲作出《关于对投诉广东恒鑫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事项的答复》(穗工商群[2015]66号),内容为:“你向省工商局反映在广东恒鑫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的指导下进行贵金属及原油交易导致亏损,要求该公司赔偿损失的材料已转我局处理。根据《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消费者投诉办法》第二条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与经营者发生消费者权益争议,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投诉的,依照本办法执行’,由于你所反映的事项不属于生活消费,不符合受理条件,我局决定不予受理该投诉事项。”2016年2月6日,省工商局再次收到孙艳玲提交的日期为2016年1月29日的《举报广贵中心及86号会员单位广东恒鑫贵金属有限公司涉嫌非法经营罪、非法期货交易活动和诈骗》的投诉材料,该投诉材料与孙艳玲向省工商局提交的日期为2015年10月5日的投诉材料内容一致。
孙艳玲一审庭审时表示,本案诉讼请求为省工商局针对孙艳玲提交的日期为2015年10月5日的投诉申请不履行法定职责,即未查处省贵金属交易中心非法经营、非法期货交易及欺诈行为的行为。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对于孙艳玲的投诉举报,省工商局是否负有处理的法定职责。本案中,孙艳玲系因与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及86号会员单位广东恒鑫贵金属公司在交易过程中发生亏损,向省工商局提出举报。对于孙艳玲要求省工商局对其举报的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广东恒鑫贵金属公司认定为非法期货交易是否属于省工商局的法定职责的问题。根据《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四条第一款规定:“期货交易应当在依照本条例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设立的期货交易所、国务院批准的或者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其他期货交易场所进行。”第五条规定:“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对期货市场实行集中统一的监督管理。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派出机构依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和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的授权,履行监督管理职责。”第七十四条规定:“非法设立期货交易场所或者以其他形式组织期货交易活动的,由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取缔,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满20万元的,处2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对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广东省查处无照经营行为条例》第七条第一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有关行政许可审批部门依法负责查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在职责范围内予以配合:(一)依法应当取得而未取得许可证或者其他批准文件,擅自从事经营活动的;……”从上述规定可知,省工商局并非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广东恒鑫贵金属公司、上海金汇信息系统有限公司的监管机构,无权认定上述公司从事非法期货交易等行为。对于孙艳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要求赔偿损失的请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法保护;本法未作规定的,受其他有关法律、法规保护。”的规定,由于孙艳玲提起的请求并非因其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而产生,因此,孙艳玲根据该法的相关规定要求赔偿损失的请求并非省工商局处理的范畴,省工商局对该请求不予受理并告知了孙艳玲。对于孙艳玲要求省工商局依法查处被举报公司及人员违法犯罪,追究刑事责任等亦非省工商局的法定职责,因此,省工商局答辩认为孙艳玲的请求并不属于其法定职责,并无不当,予以支持。孙艳玲认为省工商局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请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孙艳玲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孙艳玲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孙艳玲在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及其86号会员单位广东恒鑫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的诱导下,上当受骗,进行了股票、原油和贵金属的交易操作,短短几天共计造成7.4万元直接损失。孙艳玲查阅了大量资料,发现上述公司采用虚假宣传、诱导加金、任意定价,在市场客户端进行T+0双向获利交易,实行当日结算制度和20%保证金制度的期货模式交易,非法经营现货,明显违法。为此,孙艳玲实名向广东省工商部门、广东省银监部门、广东省证监部门、广东省人民银行、广东省商务厅、广东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等多个政府部门投诉反映,这些部门回复内容均为“不属于本机关监管职责”,均不予查处。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省工商局履行法定职责或明确有效告知孙艳玲投诉的事项该由谁负责查处。
被上诉人省工商局于二审时书面答辩称:孙艳玲投诉举报事项为有关市场主体涉嫌非法从事期货交易行为。国发[2015]62号文规定期货交易的审批和监管部门是“证监会”和“期货监管管理机构”。粤府函[2014]283号文规定期货交易的监管部门是“证券监督管理部门”。根据《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四条、第十五条、第七十五条的规定以及《广东省查处无照经营行为条例》第七条的规定,查处市场主体涉嫌非法从事期货交易行为不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法定职责。“谁审批、谁监管,谁主管、谁监管”是我国市场监管的基本原则。对孙艳玲的投诉举报和有关申请事项,省工商局已依法予以适当的处理,履行了相应职责。
原审第三人省贵金属交易中心于二审时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查,原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中,孙艳玲起诉请求省工商局履行法定职责,查处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广东恒鑫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非法经营、非法期货交易以及欺诈行为。《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四条第一款规定:“期货交易应当在依照本条例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设立的期货交易所、国务院批准的或者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其他期货交易场所进行。”第五条规定:“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对期货市场实行集中统一的监督管理。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派出机构依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和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的授权,履行监督管理职责。”第七十四条规定:“非法设立期货交易场所或者以其他形式组织期货交易活动的,由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取缔,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满20万元的,处2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对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广东省查处无照经营行为条例》第七条第一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有关行政许可审批部门依法负责查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在职责范围内予以配合:(一)依法应当取得而未取得许可证或者其他批准文件,擅自从事经营活动的;……”根据上述规定,对期货市场实行统一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是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或其授权的派出机构,而对于非法以其他形式组织期货交易活动的,由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履行行政处罚的职责。未依法取得许可擅自从事经营活动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在有关行政许可审批部门依法负责查处时,在职责范围内予以配合。本案中,孙艳玲系因与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及86号会员单位广东恒鑫贵金属公司在交易过程中发生亏损,向省工商局提出举报,要求省工商局对其举报的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广东恒鑫贵金属公司等认定为非法经营、非法期货交易以及欺诈行为。由于省工商局并非法定或取得授权的期货市场监管机构,亦不具有对非法以其他形式组织期货交易活动进行行政处罚的法定职责,因此,原审法院认为省工商局无权认定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广东恒鑫贵金属公司从事非法期货交易等行为,判决驳回孙艳玲的诉讼请求正确,符合上述行政法规的规定,本院予以维持。由于孙艳玲提出的上诉理由是涉案答复中省工商局对省贵金属交易中心、广东恒鑫贵金属公司从事非法期货交易是否履行查处职责,故原审法院对本案的其余判决理由,本院予以认可,不作赘述。孙艳玲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省工商局履行法定职责或告知有权查处投诉事项的部门等,因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孙艳玲上诉请求改判的理据不足,本院予以驳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孙艳玲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秦红梅
审判员  付庆海
审判员  方丽达
 
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肖 威

【 收藏本页 】 【 打印文件 】 【 关闭窗口 】